【浮世绘】杀死那个太阳底下的人

分享
2015/05/26 17:32 未分类

表面上看来,人类对于暴力和其衍生的破坏行为似乎厌恶至极,并制定了各种规章制度来压制这种与生俱来的本能。但实际上,暴力一直伪装成合法的模样穿插在各种缝隙里:角逐对抗的体育竞技,明争暗斗的政治博弈,攻击谩骂的言论自由,包括打着游戏旗号的大开杀戮。暴力作为每个人隐藏的第二性格,一直与道德进行着持久的角力。

既然说到隐藏性格,笔者在这里稍微提一下精神分裂。长久以来,人们对精神分裂似乎或多或少都存在着偏见,认为这是一种天才才会得的病,比如贝多芬梵高尼采,以及刚刚过世的约翰纳什。其实精神分裂的雏形在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体现,就好比你面前有一袋被遗落的现金,恰好四下无人,你会据为己有还是还给主人?相信每个人在下决定之前都会经历一番挣扎。无论结果如何,总归证明了我们的身体里住着另一个邪恶的自己。

jgYr33P7R6QnfR18d1D1AuclDe0.jpg

在电影《致命ID》中,邪恶人格杀光了善良人格,最终主导了主角

和邪恶一样,暴力一直在角落里蠢蠢欲动,试图吞噬表面那个代表爱与和平的人格。只不过为了人类的繁衍,暴力一直处于被压制的状态。但既然我们探讨的主题是游戏,那么不妨在这个虚拟的环境中做一个假设:当杀死那个站在太阳底下的人后,背光的那一面会露出怎样的嘴脸?

作为暴力反派的代表,《蝙蝠侠》里的小丑自被创造出以来一直兢兢业业扮演着毁灭者的角色,一生致力于在人类社会制造混乱。在游戏《蝙蝠侠:阿甘疯人院》中,他甚至释放了一整个疯人院里的罪犯来和蝙蝠侠玩捉迷藏,还差点把后者也拉入精神失控的深渊。这个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反社会因子的角色固然让人不寒而栗,但不得不承认,小丑对人性了解的也最为深刻。他毕生所追求的就是混乱,认为只有混乱才是最公平的。政府?组织?制度?让这些都玩蛋儿去吧,只剩下人,只剩下自然法则的优胜劣汰物竞天择,这时候才最平等。

jgYr33P7R6QnfR18d1D1AuclDe0_2345看图王.jpg

《蝙蝠侠:阿甘疯人院》里小丑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

只可惜有蝙蝠侠这样捍卫秩序的正面人物存在,小丑永远也等不到哥谭市陷入“绝对平等”的那一天。不过他追求的混乱在哥谭市虽然难以企及,但若到了《丧尸围城3》的世界,我想这里绝对是他的天堂。

在很多科幻小说里,都描写过人类在一夜之间蒸发,只剩下主角一人的情节。遇到这种场景,相信大部分人在惊愕之后,第一反应就是那些规则之外的事:开着豪车在马路横冲直撞,敲开奢侈品店的玻璃在警报声中能拿多少拿多少,或者走进一家高档的酒店胡吃海塞。这其实是人类在摆脱约束、本能逐渐显现的初级阶段,在日常生活中其实也并不少见。如果这些消失的人类都变成丧尸,求生的本能压过享乐的本能时,这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。

144148_61716525_2345看图王.png

面对这样的场景,除了杀戮似乎没有别的选择

和其他的丧尸类游戏一样,在《丧尸围城3》中,游戏的主角需要在这座城市被毁灭前修理好飞机逃离。虽然对于丧尸的定义是往往是因为感染某种病毒而失去意识,变成靠着啃食人类而存在的活死人,但从另一个方面讲,将它们定义成人类的原始形态也未尝不可。动物行为学家康拉德·洛伦兹认为,成群而居的动物会产生同种之间如何分配食物、配偶与空间领域的冲突,而威吓、争斗、侵犯等暴力行为,暴力往往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方式。这种暴力行为具有使物种求得生存并不断进化增强的功能。再放眼《丧尸围城3》,游戏为主角设定了虐杀僵尸升级从而提高自身技能点的系统,以及一些依靠吞食其它丧尸变强大的BOSS,侧面印证了在极端环境下,人和动物其实并没有本质上的的区别。

当然丧尸并没有什么代表性,毕竟它们是没有人类意识的行尸走肉,已经失去了重新进化成高等生物的条件。可游戏里那代表着“七宗罪”的七个大活人,才是人类在极端环境下撕掉面具露出真容的典范。

2363545379439904665_2345看图王.jpg

与人类一同消失的还有建立了几千年的秩序与规则

七宗罪出自天主教教义,按照对爱的违背程度排序为傲慢、嫉妒、暴怒、懒惰、贪婪、色欲、暴食,分别对应游戏中的肌肉女、小胖子、日本武僧、懒散男、医生、变态男和肥胖女。这些人的身份各不相同,唯一的共同点是这场丧尸灾难将他们的阴暗面彻底激发了出来。游戏对这些人物沾染七宗罪的原因稍有刻画,比如那个代表暴怒的日本武僧,在丧尸潮爆发以前先是被老板解雇,接着老婆跟人跑了,儿女也非常不尊重自己,只能将怒气撒在丧尸和活人身上;还有那个代表暴食的胖女人,平时因肥胖受尽了嘲笑,便占据了一个餐馆在暴食和催吐中折磨着自己和他人。乍一看,他们的遭遇似乎值得同情,因为现实中我们会遇到许许多多这种人。但当这种戾气日积月累,再加上没有了规章制度的限制,你会发现杀一个人和杀一百个人其实是没有区别的。所有的戾气在这种极端的环境都会被无限放大,最终导致失控崩溃。

捕获.PNG

《丧尸围城3》中代表暴怒的武僧

这种事例在游戏中并不少见,《GTA5》中的老崔、《孤岛惊魂3》中的Vaas、《生化危机》中的Albert Wesker等等,他们都有着极端混乱的人格,而暴力往往在这种混乱中占据主导位置。最典型的是老崔,虽然他有重情重义的一面,但这一面相对他暴戾的性格绝对是微不足道的。在洛圣都这座表面上看起来法制健全的城市,暗地里的混乱和肮脏一点也不输丧尸围城3中的Los Perdidos,老崔践行的就是照不到阳光这一面的规则。无论是随时随地的大开杀戒,还是身着奇装异服醉醺醺的漫步街头,老崔展现给玩家的永远是一副异常聪明但又非常疯狂、时常处于精神崩溃边缘的形象。

《GTA5》中老崔的出场总是那么别具一格

从追求和平成为全人类主流开始,战乱与杀戮似乎已经渐渐远离,但要知道能毁掉人类的不仅仅只有战争。局部的领土争端,宗教矛盾与恐怖主义,文化差异导致的种族歧视,贫富差距导致的尖锐阶级矛盾,还有躲在网络后的谩骂攻击,都在一点一点的为暴力的显现推波助澜。但我们同时也该庆幸,暴力越挣扎,那根制度与规则拧成的绳子将它捆得越紧。而在意识形态方面,游戏作为介质的一种,和书籍影视一样,传达给玩家的不止是暴力因素,更多的是反省与思考。

否则,与恶龙缠斗过久,自身亦成为恶龙;凝视深渊过久,深渊将回以凝视。


色色超好玩专稿,转载请注明来自超好玩及作者,并链回本页)

《转发到微信!
超好玩助手家族
活动推荐
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网站地图

© Copyright © 2012 超好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95991号-7